2019-12-03

张维为作为大陆最知名左派学者是中国之光还是复旦之耻

  因“翻译”而获垂青、由“秘书”而得起家、借“代言人”的扶乩而骤然士林新贵,炙手可热。这一句话,大致可以勾勒出张维为先生近三十年来的人生轨迹,与这些年来的毁誉缘由。

张维为作为大陆最知名左派学者是中国之光还是复旦之耻

  张维为,1957年出生于上海

  这些年来,因为高度的出场率,他差不多已经命登知识分子中新晋左公首席尊位。不带任何褒贬客观评述,虽然张先生猥役在学界,头上也顶着太多诸如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智库等等伙颐高帽,但他绝非传统象牙塔式的学者,而是高级别的公门清客。我想,倘实事求是,这一点各方基本可以达成共识吧,也是如何看待他言行的一个出发点。因为论“学术”成果,他实是不多的,也没什么深度,看菜吃饭,量体裁衣,比起阵营相近的汪晖、甘阳、王绍光诸公都实在要逊色太多,学界也没人拿他的那几本国际政治与地缘政治的“专著”当回事。他的本职工作,显而易见,更侧重在负责某些价值观的宣传推广,有时候也是个专业的优秀辩论员,在一些国际交流场合负责露脸“舌战群洋”。

  大概也因此,这些年的他,虽然风光无限,但是有关他的辞讼谤辱,同样盈彰四海,不知有多少人对他有着切齿的仇恨。

张维为作为大陆最知名左派学者是中国之光还是复旦之耻

  唱衰西方

  作为一个局外人,对中国社会及知识圈这种非黑即白非圆即方的分裂态势,我是感到些许怜悯的。可以说,新时期以来,大众与知识群落几乎都卷入到了社会选择的冲动里,情感的因素大大战胜了理性的力量,怀疑与包容都成为大难之事,这种思想空气是最酷暴而戾虐的三氯乙烯。就我本人认知和情感判断而言,我对张教授是有非议的。在大方向上,我绝不可能认同他的主张,对他的言说基本态度是“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但议论到他时,我也一再提醒自己,看待人事务必尽可能推之以恕道,在坦陈自己看法的同时,也能还异见以公允客观。无论左右,人的意识形态,一旦被固化真的很可怕。肤见謭识,倘若大家都能不人身攻击,以理往还,即便再激烈,那闲话之为德也是大矣哉。

  张维为教授到底说了什么,作了什么,会引起这么巨大的反弹,还有如此截然对立的声名?

  自2008年起,近十年来,张维为实际已著述十余部。这里面,尤其以“思考中国三部曲”系列最为有名,风行一时,洛阳纸贵,甚至还被拿去当作“贡品”。 这些书表面上洋洋大观,但是要说的话确实可简单归纳为两点:一,骂西方制度;二,倡中国自信。而他呼之欲出的东西,其实差不多也是反复论证的核心,是“中国模式论”和“体制自信论”。这个朝堂最喜闻乐见的研究,学界中人不是没有人搞过,但是确实属他最出力、最全面、最集中,影响也最大。张竭尽全力要去证明的“事实”,是中国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之间,大部分层面差距很小,很多方面远超美国;与此关联的中心意思,是全面贬斥发达国家的政治与治理水平,通过优劣对比证明当代中国的伟大,中国模式的世界无敌,中国道路的无比正确。这种思路,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历史终结论”的变种,双方的分歧只是“终结历史”的主角到底是西是中而已,再说的明确一些就是华盛顿模式与新加坡北京模式谁最终胜出之争而已。虽然,他还和福山还吵了几个小时,大概觉得能和大牛对话的必然也是大牛吧,屡屡津津乐道自我标榜——这种既鄙视又骄傲的心态,也像极了某种隐喻。

  正因为这样的言论,张维为教授从一无足轻重的据传是“野鸡大学”的编外研究员迅速扬名,同时也引发蜂起的是非,极至的掊攻。

  理性的声音?

  一方面,这样的舆论代言人正是急需,他恰逢其时。同时,他形象甚佳,器宇轩昂,温文儒雅,笑容可掬,亲和力十足,还能把学院里的高深理论化为简单通俗式的东西,和老百姓的情感接近了,在民间民族主义和民粹化情绪日益高涨的今天,自然是最容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但另一方面,大部分抱学术中立或独立主张、对国情持冷静立场的人们会对他极度反感。认为他既为学者,“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不能洁身,不能乐道,没有操守,是高级版的周小平,是谄媚的骗子,是复旦之耻。这些人还认为他的著作,理论论据失真,论证方法乏科学,完全胡说八道,败坏学术风气,充其量不过就是最高水平的拍马屁大师,而且他貌似诚恳可信的人,但听他言论,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让人大跌眼镜。更为重要的是,很多人担忧,一旦他的“学说”席卷天下上达天听,那种“为民请命”的旗号,“爱国主义”的外衣,将演化为反对改革、反对开放、阻碍前进的催眠剂,祸国殃民。

  在哪里寻找交锋?

  所以,围绕张维为的争议,实际涉及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有关个体、学术、家国的三重命题:既是对他个人能力与品德的质疑,也展示了何为学术与学者何为的问题思考,更是一场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中国将往何处去的大辩论。

  我自身对张维为教授的这些言论,当然质疑远多于认同。这是我的认知、立场、偏见所决定的,每个人也无法挣脱这种精神束缚。但平实地讲,我既从来未曾想过去骂他,甚至也有局部的称许。很多自由主义自诩者,容不得反对意见,恨不得拿刀斧将对手的颈子砍断,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隐左暴徒。

  圆桌谈

  一方面,从政治实用主义角度来看,张维为虽不是个清醒的思想者,但是他的鼓吹,在最好的意识形态效应上,确实可以起到防守与给国人增加信心的功用。说到底,如今的国际之争,制度因素其实已经在淡化,人才才是重心。我们看历史,美国本一荒蛮之地,近50年来竟然称霸世界,除了制度优势之外,很大程度上就是凭借“美国梦”的造势,把自己说的更天堂式的,抢夺了全世界的最优秀科技人才。中国后起,倘若不把美国的美国梦搓破,打碎,不给咱们的制度说说话,不能打消外国人才的恐惧心理,驱散国人的自卑心理,别说吸引外国人才,本国人才都要跑光。从安抚民心的用心着想,也是需要这样的舆情制造的。所以,在根本无能动的前提下,允许部分人在这方面发声,于国于民未必不是好事。况且,说西方不好就无耻、鼓吹自我优越就是谄媚的那种绝对主义心态,也许真的要调试调试了。毕竟,不管华盛顿模式也好,新加坡北京模式也好,姓资亦或姓社,都只是意识形态问题。所有主义,归结到底,都不外乎是实现国家良治的一项手段。既是手段,则必然会有变化,时代不同手段也会不同。

  和福山共谈

  我们理应以民生为本,乐见两样体制都会为了适应时代、以民为本,相互学习,发生变化,日益合理优序化。张维为提醒一些对西方文明什么都仰视亦或跪视的国人,不妨平视一下对方,让大家换一个角度看世界和中国,也未必不是另一种反潮流的独立思想的兴起。

  但另一方面,愚昧如我,也坚持认为,平视西方当然是对的,仰视只会被天花板上的“吊灯”照花眼,但是意识形态上的浮夸风将带来更大的危害。是的,改开40年,社会是走在繁荣的路上,普通人生活水准在大提高,贫困人口在急速减少,国家综合实力迅疾增强,这是世界公认,事实也已经说明了一切。但是,美国三百年的进步都还在自我反思中,我们的30年小成绩实在不值得自吹自擂。集体自卑了近百年,如今有几个钱就膨胀了,各种主义都跑出来了,而实际离发达国家有太大的距离,重心必然还是要低调,埋头苦干,认清国内的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此才能越来越强大,而不是文过饰非,拒绝完善。居安思危,见贤思齐,方为大国之风,说别人不好,还不如戳自己痛处。

  主题?

  张维为教授的“三把斧”——偏激诅咒别人和疯狂赞美自己,从更大层面看不但不是爱国,更是误国。他的很多言论都是罔顾是非的。比如,他说和上海、北京、大连比起来,“纽约更像第三世界”,而不告诉听众纽约地铁修了100年了;比如,他吹嘘中国城市已经实现中产阶层化了,还否认社会贫富分化的严重性,这实际是睁眼说瞎话;比如,他打赌中国从来不会经济危机,美国经济危机还要中国来帮忙,希望下次不要来求云云,这实在不是一个专业学者该说的鬼话;比如,他说美国总统无能,比如特朗普只会推特治国,但是他选择性忽视,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失业率降到50年来最低!

  也就是说,张维为的论述,稍微智商在线,就会看出他的方法论是充满缺陷的,那种抹杀事实的言论一旦扩大化也会带来很多负效应的。

  他的言论也好,著作也好,太多数据的分析不深入不全面,作为国家智库的发言人,这种不科学性有时会沦为笑话;而论证方式上,他的典型做法也只是自取所需式的,比如取自己表面的成功比如上海的城建去比较别人过去的局部的遗留问题,而有意忽视别人实质上的优势,比如人家的公正机制、国民幸福度、分配福利等等。以至于我看他书籍,真心佩服我们的学者,编了那么多似是而非的理据,激情澎湃跟麻醉品似的,挺不容易的。

  忧虑?

  甚至可以说,张先生的观点,仅仅只能代表某些精英阶层,他们未曾切身体会过我们贫穷落后的一面,动不动拿北上深与西方国家相比较,他们是很自信了,他们本都是改革开放的最受益者,但是拿这一套去影响施政,必然祸国殃民。

  我们还是实实在在的发展中。发现差距、正视差距不仅不是自卑,而是自信;永不自满,有病治病,才是真正有益国计民生。当年的满清,不能与时俱进并非因为闭关锁国,而是唯我独尊的傲慢心态,蔑视西人的进步为雕虫小技,终于落后。

  可以说,当一个国家,思想与灵魂开始闭关锁国时,无论你怎么自我安慰,怎么胡吹海吹,都是要落后的征兆。我们几千年的领先,形成了中央帝国的傲慢心态,面子上下不来,但这也就强人政治时代还可以偶一为之。当凛冬将至之际,唯有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与时俱进,去骄去惰、埋头苦干、少说瞎话,才是改开40年最好的纪念方式。

  城市外的另一种中国真实

  张维为说,没有好的制度,只有最合适的制度,这是对的。但是,也不要尽是宣扬自我陶醉,才是正确的心态吧。张维为先生开完热闹的会议之余,似乎也该想一想:

  该得到的已经得到,即便不说全部真话,是不是也可以不要太去打浑水,把大家弄得不明不明了。

上一篇: 下一篇:
×

至今网上已有61858人成功预约,今日仅剩余3个名额

申请试听

4008-123-551

电话咨询

添加微信

返回顶部